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我知道你也是Alpha 11

#原著背景abo bug多
#双a预警
#ooc属于我

11

尽管路明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但也经受不了另一个强大的alpha的猛烈操干,而且还不止一次。做着做着,他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张大床上。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属于另一个alpha的气息,淡淡的,明明并不强烈但是很有压迫感的茶香。然而这样强势的alpha气息对于同类的葡萄酒气息,并不排斥,反而乐于融合在一起。

刚刚恢复意识,路明非就感觉自己腰要断了,他睁开双眼,不久前的记忆翻涌而来。那些如同电流般刺激的快感、被填满的满足,以及被身上之人凶猛冲撞的愉悦,一切羞耻的感受都记忆犹新,仿佛都深深地刻进骨髓里。

他居然跟楚子航做了!堂堂一个alpha,居然保不住自己的节操。路明非惆怅地觉得自己大概是一个假alpha。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骗他的话,路明非记得在做之前他跟楚子航相互表白了,科科,差一点就先上车后补票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知道之后该怎么面对楚子航!

路明非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好像是楚子航的单人宿舍。嗯,楚子航好像不在这里,为了避免尴尬,路明非决定要遛回自己的宿舍好好思考人生大事。他刚想坐起来,结果发现腰酸得不行,还没起来就又倒下去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光溜溜地躺在楚子航的床上,一条内裤都没穿,身体倒是被清理得很干净,不过浑身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特别是大腿内侧,掐痕和咬痕非常明显。

路明非赤裸着身体,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感觉自己就是小说里被搞得不要不要的破布娃娃。

他所枕着的枕头和所盖着的被子满满的都是楚子航特有的味道,清冽中带着些温暖,跟他本人一样,看上去就一个冷漠无情的面瘫,可要是跟他熟悉起来,才发现他其实也是一个普通大男孩。

路明非叹了口气,矫情兮兮地想着,楚子航是真的喜欢他吗?不过只是因为精虫上脑吧,不过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这时候,门开了。楚子航走了进来,还是一副冷静的模样,他看到路明非醒了,身上原本收得好好的信息素马上溢了出来,温柔而强势地袭向路明非。

见楚子航回来了,路明非也不好装作没看见,他轻声地:“师兄。”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得了,想必是叫狠了。又想到了不久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他马上就脸红了。

楚子航似乎没有注意到路明非的不自在,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路明非。这一时半会,路明非还没想好他到底要怎么面对楚子航,对上楚子航那双即使在黑色美瞳的遮盖下还是那么炽热的眼神,他一鼓作气,用被子蒙住了头,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楚子航蹙眉,尽管是情商低如他,也看出了路明非的刻意躲避。他内心无奈,这么多年,路明非是他唯一喜欢的人,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好好地面对他。他把被子给拉开了,路明非闭着眼睛,翘起的眼睫毛紧张地抖动着。看起来,非常紧张。

楚子航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他也不是什么记忆力超强的人,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居然想起了这句话。

男孩子闭着眼睛,就是要让你吻他啊。

楚子航也这么做了。他伏下身,他的薄唇触碰着路明非的,在亲上的那瞬间,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

路明非身体都僵硬了,眼睫毛抖得更加厉害,却不敢睁开眼睛。要是睁开眼睛,会不会发现都只是错觉?

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楚子航通过和路明非的1v1对决,早就学会了怎么样才能取悦路明非。他含着路明非的嘴唇,舔舐对方柔软的唇瓣。紧接着,他顺着路明非微张的唇缝,探进了他的口腔,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躲藏着的软舌,勾起,缠绵辗转。

他们似乎是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状况下接吻,没有信息素的推动,没有虚假的本能牵引,只有越来越深的绵绵情意。

原本只是一个温柔的、单方面的吻,到了后来,路明非也开始回应他,结果就变成了一个绵长而又充满了情欲意味的深吻。

楚子航把路明非搂在怀里,顺势自然地亲了亲他的脸,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第一次谈恋爱的人,甚至一点儿看不出这居然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超a级混血种。

“路明非⋯⋯”双唇微微分开,楚子航虽然情商低,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挺靠得住的。他想要再次表明自己的心意,却被路明非打断了。

路明非满脸通红,白皙的颈脖零星分布着淡红色的吻痕,蔓延至胸口,后颈更是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牙印,代表着alpha的标记——尽管alpha并不能被标记。这一脸红,显得他更加秀色可餐。

他抬起手捂住了楚子航的嘴唇,不让他继续说。他其实已经明白了楚子航的心意,可这样的话经常说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了。更重要的是,师兄突然就从热血漫里的废柴男主的面瘫基友变成了耽美小说的温柔霸道攻,这强烈的反差让路明非承受不住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耽美小说!

“师兄,我知道了!”路明非动了一下,臀部突然感受到炽热的坚硬在顶着他。路明非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在清醒状态下感受到楚子航的“发情”,这真是非常刺激了。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光着身子,被穿着整齐的楚子航抱在怀里,这种情况要是不擦枪走火的话,他可要反过来质疑楚子航的能力了⋯⋯

都做了这么多次了,楚子航怎么还有反应!你们alpha都这么禽兽吗!路明非捂着脸,差点都忘记了自己也是个alpha。

楚子航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起来,路明非都以为他要对他对什么不能描述的事情了,正打算奋起反抗——不是不愿意跟他做,而是他的腰实在是酸得不得了了。没想到,楚子航居然冷静地跟他汇报任务的情况。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所得学分会登记在档案里。”楚子航用他惯有的清冷声线说,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昂热校长很满意我们的表现。”

他们到达学院的时候,路明非还在睡,被楚子航抱在怀里,而且是极为亲密暧昧的公主抱。尽管楚子航为他穿好了衣服,但是路明非颈侧的吻痕却清晰可见,还有他身上的葡萄酒味道,被强制盖上了楚子航的茶味,两种并不搭调的气味交融在一起。

学院一行人接过了龙骨,便马不停蹄地拿去做研究了,留下无所事事的昂热,他看着他怀里的路明非,意味深长地留下了一句话:“很不错。”话毕,才扬长而去。

这三个字可能说的是他这次任务的表现,没有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也可能说的是,他“标记”了路明非这件事。


tbc

好久不见!感谢热度和评论!要开始努力散糖啦。

评论(17)
热度(186)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