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我知道你也是Alpha 10

#原著背景abo 双a预警

#原创炮灰出没
#ooc属于我


10

“你愿意吗?”
路明非没有回答。
“不出声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路明非眼睁睁地看着福克斯迈着缓慢而优雅的步伐向他走来,他想逃跑,可是他的腿软得根本动不了。他满脑子都是楚子航的脸,想要楚子航来救他。

楚子航刚刚不是说有危险就叫他吗,可如果向他求救了,但他根本就听不见呢?就算听见了,这个狡猾的福克斯肯定早已封锁了房门,师兄也进不来救他了——可是路明非,你难道就愿意被一个莫名其妙的alpha上了吗?你喜欢的人就在外面啊!

这时候,他的耳畔依稀响起了小魔鬼满是蛊惑的话语——对了,还有那句作弊码!

等等,那句话怎么读来着——wtf居然忘记了怎么读!路鸣泽这家伙就不能把他翻译成中文的吗!但路明非毕竟是星际争霸的大手,不会读就算了,难道还拼不出吗!

顾不得福克斯的存在,路明非连忙掏出手机,看着最上端的信号栏显示着“无服务”,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选择相信小魔鬼,他迅速点进了与路鸣泽的对话框,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

福克斯满怀笑意,那笑容英俊迷人,如果是淑女们看到了大概会脸红心跳,只不过他面前只有一个根本不关注他的假omega。

虽说福克斯的走路速度故意放得很慢,但在路明非打字的期间,他已经走到了路明非的面前。他伸手勾起路明非的下巴,轻轻笑道:“嘉图,求救是没有用的哟。”

福克斯身上的伏特加味道浓烈得使人喘不过气。

被迫发情的路明非已经起反应了,冷不防被一个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alpha抚摸脸庞,他有些难耐地渴求着更多——这都是所谓的本能,即使路明非不是真的omega,但他也绝望地感到无力。他无视福克斯的举动,无视身体的异样,努力专心打字。

福克斯也没有管他在打什么,但他很有自信,他特地花大价钱安装的信号封闭系统是绝对不会出差错的。等到这个傲慢的omega发现他的努力根本就没有用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还真是很期待呢。

福克斯嘴角上扬,轻柔地抚摸着路明非的脸,一只手慢条斯理地解开他衣服上的纽扣,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的后颈。

路明非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简直被恶心的不行,就算有虚假的本能作用,他也不能接受一个没有任何好感的alpha。他也顾不得福克斯的骚扰了,拼命地打字,因为紧张还不小心按错了,就在福克斯差点亲上他的时候——

War aint what it used to be!
点击发送。

“我可没有在求救。”终于发送出去了,已经和小魔鬼交易了一半的生命的,他知道路鸣泽是不会驴他的。他避开福克斯的脸,身体呈防御状态。

终于把作弊码发送出去,路明非赶紧避开了福克斯的亲吻,本想一脚踹开他,怎料身体实在是软的不行,轻易地就被福克斯握住了那只本想要猛踹出去的腿。路明非半点力气都没有了,仿佛都在刚才的极速打字中用尽了。

信号栏从“无服务”瞬间变成了“正在搜寻”,然后很快地连接上了一个没有名字的运营商。

不过路明非没有注意到,他正努力避开福克斯的骚扰,保卫自己的节操。

“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路明非怒骂。被握住的腿被福克斯暧昧抚摸,路明非简直要被恶心死了。

“哦?那东西你不要了吗?”福克斯作为一个alpha,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甚至还发情的omega,简直是游刃有余。

福克斯扭过路明非的身体,作势要咬上路明非脆弱的后颈,那个腺体的所在处正散发着omega甜蜜的香味。

路明非心里大喊卧槽,嘴里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师兄!”

快来救我!

福克斯听见这个词,他短暂地顿了一下。似乎他的中文词汇里还没有收录,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小少爷喊的不是“救命”,而是“师兄”。

下一秒钟,只听见身后传来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

门外的楚子航看到这样的画面,alpha气息猛地爆发,周身围绕着猛烈的杀气。他的黑色美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掉了,露出了那双炽热的黄金瞳,此时的他,完全是一个来收割人头的死神。

路明非是他的!

福克斯瞪大了双眼,这个人是怎么破解他的封闭系统的!而且,这个男人强悍到了极致——他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尽数倒下,站着的只有这个黑发男人和跟着他和路明非一同到来的壮汉保镖们。

福克斯啧了一声,只好松开了路明非。没办法,只能先解决了麻烦再来品尝那个小少爷了。

楚子航冷冷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嘉图,你的保镖还真是强悍呢。他不会,也跟我一样,想要得到你吧?或者说——”他已经得到你了?

福克斯拍了拍手,他的alpha信息素也毫不示弱,只不过,一对上楚子航金色的眸子,他便有种想要屈服的懦弱。但他不愿意认输,他看上的猎物,凭什么不能去争取?

两种强大的alpha气息彼此斗争,看起来像是两只猛兽在争夺它们的猎物,而目前是omega的路明非简直要虚脱了。

面对福克斯的信息素,他或许还能忍得住,毕竟他不是货真价实的omega。但楚子航是他喜欢的人,他的信息素对于路明非来说,就是最有效果的催情药。路明非难耐地小声哼唧,他的脑子里仿佛都是浆糊,黏稠得无法思考,他希望楚子航快点结束战斗,然后带他离开。

“他是我的。”

福克斯听到这个黑发男人低沉而压抑的嗓音响起,正觉得自己猜对了。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一个极快的身影,脑后一痛,陷入了黑暗。

楚子航的黄金瞳燃烧着火焰,紧抿着嘴唇,炯炯的目光注视着脸色潮红的路明非。路明非的葡萄酒香气愈来愈浓郁,黄金瞳里的杀意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看透的复杂情欲。

他向后挥一挥手,示意校工部后勤们把龙骨带走,然后,他弯下腰来抱起了路明非。

路明非神智不清,一被楚子航抱起,他就自觉地环住对方的脖子,不住地嗅取楚子航身上强势霸道的alpha气息。

“伪装剂有解药吗?”楚子航像只迫切寻求伴侣的雄狮,毫不掩饰地散发着自己的alpha气息,他的声音很是沙哑。

“好像没有的,装备部说他们懒得研制,只要等药效过了就好。”

听罢,楚子航神情晦暗,面上看着他还是那副冷静的模样。药效还有很久,要带路明非出去,怕是会被其他alpha盯上,他在路明非的耳边轻轻地说:“明非,对不起了。”

随后,他毫不犹豫地咬上路明非的后颈腺体,留下了一个临时标记。路明非短促地“啊”了一声,身上的葡萄酒味淡了不少,身体倒是更加不适了。

校工部多是beta,对信息素不敏感,不过都对他俩的状况表示很懂。话不多说,任务已经完成,就赶紧带上龙骨回程。一路上的速度都快得不得了。

开车啦上了就不能走了

【换了链接啦,直接戳就好】


楚子航收紧了手臂,吻着路明非的脸,他说:“路明非,我们交往吧。”听起来居然有点紧张。

路明非呆滞地看着他。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泡到了让我变成alpha的人。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被alpha搞了。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没有节操,没交往就跟alpha搞了!

搞都搞了,还是要负责的。虽然,他是被搞的那一方。

路明非说:“好。”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路鸣泽说他要面临一个选择了。

结果又来了一发。


tbc

虽然是辆三轮车,我已经很努力了qaq

本章居然破6k了,可喜可贺!谢谢热度和评价w

评论(34)
热度(246)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