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我知道你也是Alpha 09

#原著背景abo 双a预警
#原创炮灰出没
#ooc属于我


09

福克斯喜欢循环渐进——不过这也得建立在客户配合的基础上。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福克斯丝毫不提交易的事情,友善地邀请路明非共进晚餐。

“嘉图,你愿意跟我一起共进晚餐吗?”福克斯再一次向路明非伸出了手,声音暗含着蛊惑的意味,浓烈的alpha气息熏得路明非差点腿脚一软。

路明非皱眉,高傲地哼了一声,依旧没有把手覆在他的手上:“随便。”他没有去反驳福克斯亲昵的称呼——面对这样的人,反驳肯定也没有用。

福克斯看上去依然不在意,又一次收回了手,他轻轻地笑了一声,自顾自地向前走:“汉语里随便的意思就是答应了吧?跟我来吧,我的客人。”

他似乎对路明非这样冷漠的性子毫不在意,很有耐心的样子。那股伏特加的味道丝毫没有消减,反而是越来越浓,而路明非的眉头皱得更紧。

性格是人物设定,学院要他装作并不是非常在意商品的样子,以免别对方看出了什么蹊跷。但他的最终任务是龙骨,绝对不允许失败。他只能跟着福克斯向前走。

楚子航生生压抑着自己的alpha气息,这股惹人厌的同类气息使他烦躁,心中的无名火在燃烧。他看着路明非紧握的拳头,上前跟紧路明非。

福克斯身边的保镖跟着他一起走,路明非和楚子航则落在后头。似乎并不在意他们会在背后做出什么对福克斯具有威胁的举动。

楚子航趁着他们没有注意到,伸出手握住了路明非的手臂。冰凉的手冷不防地贴上来,路明非疑惑地侧头看他,楚子航却什么也没说。

那双被黑色美瞳遮盖的黄金瞳,泛着太多复杂的情绪,看不真切。但路明非隐约看出了担忧——楚子航这是要他注意安全。

路明非了然地点点头,一改刚才淡漠的神情,向楚子航露出了一个熟悉的、冒着傻气的笑容,让楚子航放心。

说实在的,此时作为omega的他是会受到alpha的刺激的,福克斯的信息素太强烈,让他多少受到了影响。根据路明非多年看鬼畜动漫得来的经验,这个福克斯,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这么绅士。

万万没想到,变成了alpha还要担心自己的贞操问题!

突然,楚子航松开了路明非的手,路明非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平视前方。

果不其然,福克斯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饶有趣味地看了看走得很近的他俩,笑意满满:“到了。这位骑士,请你不要进来,我要和嘉图先生用餐——顺便进行我们的交易。”他把“骑士”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路明非忍不住慌了,赶紧看向楚子航,用眼神问他怎么办!

楚子航锁紧了眉头。他知道这个目标任务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果让路明非和他独处,说不定会发生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他懊恼起来,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可实际上他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高冷的形象都挂不住了。卧槽!师兄你别走啊!师兄你不要我了吗!尔康手!

见路明非状态不好,楚子航也顾不得别的了,礼貌地向福克斯示意,要和路明非说几句话。福克斯笑了笑,非常利落地侧过身去。

楚子航微微低下了头,凑到路明非的耳边,湿热的呼吸落在他的耳廓,痒痒的,像是有幼猫在他的心上伸出爪子,一下一下,不轻不重的搔痒。路明非原本就被alpha信息素所影响,一点的刺激都受不了,这下子脑子都有些混沌了,他听着楚子航这么说:“不要怕,叫我,等我。”

不要怕,有危险就叫我,等我来救你。

路明非几乎是秒懂。有了楚子航这句话,他就冷静了下来,虽然心底还是很慌张,但已经很满足了。他跟着福克斯进去了,里面的餐桌已经摆满了佳肴。香气扑鼻,但也仍然遮盖不住那股有意无意加强的伏特加信息素。门关上了,楚子航和福克斯的保镖都守在门外。

师兄真是闷骚啊。他想。

路明非少爷做派地坐到了福克斯的对面,长桌的距离足以让路明非冷静些,但信息素之间仍然受到牵引——只要一个足够强大的alpha想,他们是完全可以强迫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的发情的。

即使路明非本身是个alpha,但此刻的他完全是一个未被标记的成年omega!还是最具有吸引力的那种!

“饭就不必了,开始吧。”路明非抬起下巴,冷冷道。仔细听,其实能听得见他的声线里有轻微的颤抖。

“中国人都这么着急吗?”福克斯撑着下巴,举起了装好了酒的酒杯,向他示意,“不吃饭的话,我可能就不想要交易了哦。”

路明非看着自己手边的酒杯,看上去是好酒——但有没有什么问题就难说了。绝对是个陷阱吧!但他只能装作毫不在意地拿起了酒杯。

“Cheers!”福克斯满意地勾起了嘴角,举杯对着路明非,先自己喝了一口,再含笑看着他。

都到这份上了,路明非也没有理由不喝。为了龙骨,他需要牺牲——屁咧!老子作为一个alpha还是要节操的,希望这货不要用那么恶俗的——类似于在酒里下药之类的下三滥手段。路明非悲壮地想着。

路明非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

居然还挺好喝的?足够醇,不烈,入口便是极致的享受。路明非本来不想喝下的,想趁机吐掉,但一入口就像是被蛊惑了,居然尽数饮下。

福克斯的笑容愈深。不知不觉居然饮下了小半杯,除了酒的余香,路明非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但他总觉得福克斯肯定有什么诡计。

酒后无言,空气间漫着诡异的气息。路明非突然觉得有点晕,而且逐渐失去了对自己omega信息素的控制。葡萄酒的香味不自觉地溢出,诱人极了。

“这是你想要的吗,嘉图?”一直沉默不语的福克斯从一旁安置的防护柜里取出了一个透明的箱子,透明装置里的是一块骨头。大的惊人,不知是什么巨大动物的骨头,尽管已经破碎不堪,却仿佛还被皮肉覆盖,满是生命力,只有混血种才知道——那是真正的龙骨。

“——我要!”那是龙骨!

路明非感觉不太妙,他发现他正在逐渐进入发情期——尽管他是一个冒牌的omega!他的不能描述的后方居然有丝丝瘙痒,前方也出现了状况。

“做我的omega,我就和你达成交易。”福克斯笑容满面。

信号全面封锁,除了必要的氧气——换气系统也被封死,一丝一毫的信息素都不会传出去,没有人会知道这间屋子里会有一个omega发情了。

路明非几乎是绝望的。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欲望,那种来自本能的欲望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但他的脑子里隐约冒出一个人——

师兄!


tbc

这篇有点少,明天补,么么。
感谢评论和热度!

评论(12)
热度(194)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