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维勇】Adore 01

#娱乐圈au
#短
#ooc属于我


01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对他的爱慕,在一次次沉溺中,逐渐沿着心脏蔓延,化为了永远交织在一起的深深爱恋,粘稠难分。

#

人生总是充满各种意想不到的意外。每一个意外,实际上都是命中注定。总会有一天,你会遇见那个将与你纠缠一生的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俄罗斯人。十六岁那年,他参演了一部由知名导演执导的侦探伦理电影《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维克托扮演该片男主角,一个雌雄难辨的少年侦探,影片获得了极高的荣誉,一举拿下了多项金奖,而维克托本人获得了那一年的最佳新人奖。

不仅如此,电影票房也达到了一个电影界的高峰。多年来,那部影片都是影迷们热捧的经典巨作。

从那以后,维克托一举成名,而他的影视人生也一帆风顺。全世界都为他过人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疯狂。

如今,他二十七岁了,去年拿下了人生中第五座小金人。据悉,近日他将会在日本拍摄新电影。

胜生勇利,一个普通的某名牌戏剧学院毕业生,平凡无奇,几天前参加了一个经纪公司的面试。

现在,他的面前,坐着的是他崇拜多年的偶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助理先生,以后请多指教哟。”维克托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这么说着。他的日语不是很流利,但很清晰,有种特别的异国腔调。那张胜生勇利最熟悉的脸——他曾无数次为屏幕上的维克托倾倒,猝不及防出现在他的面前。

事情要回到几天前。

十分难得,一向只拍正剧的维克托居然接了个纯爱电影,而且还要到日本进行拍摄。并且,维克托向媒体透露,他近期会在日本发展一段时间。

维克托隶属YOI公司,这家公司可谓财大气粗,而且手下的一线明星只有维克托这一棵大摇钱树,为了维克托在日本的发展,高层们毫不犹豫地在日本建立了一个分公司。

全日本的粉丝都沸腾了,挤破了脑袋想要到yoi分公司工作,只盼望有哪天能够见到维克托。

胜生勇利也不例外。他从小就是维克托的粉丝。第一次看到维克托的那部成名作,他就深深地迷恋上了那个银色长发的男孩。他疯狂地仰慕上那个年轻的少年演员,尽管那时候的他才刚满十一岁。

不管维克托拍什么样的电影,他都一定会反复观看,并且以美味猪排饭为笔名将每一部维克托参演电影的影评都发布在粉丝官网。

多年来,他的影评被各大网站转载,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也是个饭圈大大了呢。

勇利原本学的是芭蕾舞,后来也因为维克托,他转而学习表演。他刚刚从大学毕业,因为私人原因,放弃了演员的道路,现在的他还没找到工作,决定去yoi试一试。

如果能够亲眼见到维克托就好了,哪怕是一面也好。

面试的时候,工作人员潦草地翻了一下他薄得不得了的简历,问了他很多关于维克托的问题,将喜欢的食物、喜欢的类型、养的狗是什么品种之类的问题通通问个遍。YOI公司向来是圈内粉头,一切都以维克托的开心为前提,勇利还以为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要求员工都了解维克托。

作为迷弟的他,自然是每个问题都完美解答,得到了工作人员赞赏的眼神。

“你的回答很棒。不过,按照公司规定,请在三天后按时查看邮箱,录取结果会发至你的邮箱。”

工作人员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礼貌地送别了勇利。

勇利礼貌地向对方鞠躬,看上去落落大方。心里却是沉了下来,总觉得没戏了,维克托的粉丝这么多,能回答出问题的那也很多吧,他只是维克托众多有才华的粉丝里最普通的一个。

他的偶像——甚至是这辈子的信仰和追求,难得一次来到了他所在的国度,他却不能见他一面。

勇利叹了口气,匆忙地离开了公司,出去的时候还看到有很多粉丝举着维克托的手牌在排队。

三天后的他,站在了一间日式别墅里,面前是他以为永远也不会见到的维克托。

他在一个小时前收到了录取邮件,并且邮件里附上了一个地址,让他尽快赶过去,然而邮件里只字未提他的工作。

尽管是一向不关注世事的勇利都知道,那是著名的名人住宅区。一头热地赶到那里之后,他才开始疑惑他的工作到底是什么,都没搞清楚邮件真伪就赶了过来是不是不太对?怀着这样的想法,勇利犹豫了,最后,他依然还是下定决心按了门铃。

“叮咚——”

他想,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开门的瞬间——那个他日思夜想的银发男人就这么映入眼帘。没有一丝防备。

胜生勇利,二十二岁,出生于日本长谷津,偶像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亲眼见到偶像的一瞬间,卒。

维克托见他一脸呆滞,笑得别有意味,自然地把他带到屋里,将一份合同交给了他。

勇利完全凭借本能在行动了,他机械地打开合同。逐字阅读后,他迟钝地发现他应聘的工作居然是维克托的助理一职。为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最让他惊讶的是,这并不是普通的助理,而是更为亲密的贴身助理!

维克托托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冰蓝色的眸子里含着的不似他影片中的冷漠淡然,而是一派温和。

“会不会弄错了⋯⋯”把合同看了一遍又一遍,勇利终于犹豫地抬起头来,他非常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问,“我那么普通,怎么做得了维克托先生的助理?”

维克托危险地眯起眼,像是狼类追捕猎物的锋利视线注视着勇利。勇利抖了一下,感觉自己就是像弱小的小动物,被什么凶残的食肉动物虎视眈眈。

“我看过你的简历和你面试的回答,我很满意,我认为你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维克托认真地板起脸,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股威压隐约显现出来,压得勇利说不出话。

“可是⋯⋯”勇利对自己很不自信,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在呐喊:签约吧,胜生勇利!他可是你最崇拜的人,你去应聘不就是为了见到他吗,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握紧?

勇利最终还是向美貌势力低头了,他抬眸,进门来第一次认真地注视着维克托:“维克托先生,我愿意!”

说完之后勇利被自己囧到了,说得怎么跟结婚一样,他瞬间满脸通红,连忙摆手说:“不、不是的,我是说⋯⋯我愿意成为维克托先生的助理。”

维克托始终保持微笑,说出了最开头的那句话:“助理先生,以后请多指教。”翘起的尾音显示了主人的愉悦。

“是!维克托大人!”勇利一紧张,脱口而出。他在网络上每一篇吹维克托的影评里,用的都是这个称呼。

维克托失笑,虽然也不是没有被这么叫过,他早已经习惯了被粉丝叫一些奇怪的称呼。可是如果对象是面前这个长得一副乖巧娃娃脸的青年的话,又觉得很有趣呢。

勇利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正绞尽脑汁在想怎么挽回这个尴尬的局面,就听维克托含着笑意说:“勇利以后叫我维克托就可以了。”

勇利猛地抬头看向维克托,满脸难以置信。天哪!他男神居然叫他名字了!这是在做梦吗?

勇利愣住,忍不住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因为前段时间没找到工作,在家里吃多了炸猪排饭,脸圆润了不少,这一捏,脸上的肉都小幅度弹了一下。

好痛,居然不是做梦!

维克托看着他的动作,心里都乐翻了。这个小猪助理怎么这么可爱呢,他还真是挑对人了。

贴身助理毕竟关系到他的日常生活,一向对这些事情不太上心的维克托都认真地一份份拿来看。那份平凡的简历混杂在一大堆过往辉煌的简历中,那张普通的脸也并不特别。照片上那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看上去还很稚气,看上去是个温和好脾气的青年。

来应聘的虽然大都是维克托的粉丝,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岗位是当维克托的助理,那些关于维克托的问题,这个叫做胜生勇利的青年是回答的最好的,不过——关于他喜欢的类型那个问题,维克托回答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隔一段时间总是会发生一点变化。

Q:维克托的理想型?
A:啊⋯⋯这个在维克托去年的一个访谈里有说过,他喜欢黑色长发的——性感的女孩子。

关于这个访谈,维克托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他曾经受邀在日本一个戏剧学院观看的短剧《爱即eros》的画面,里面有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女孩看上去比一般女性要高大,但亚洲人的骨架偏小,没有太大的违合感,那双笔直的长腿修长而白皙,翻飞的裙角撩人。女孩用尽全身解数,终于引诱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在看着女孩与男人牵起手的时候,维克托甚至心底生出一丝羡慕。

后来他尝试着问过人,听说那个女孩是一男孩反串的。维克托大为震惊,还问了一下男孩的名字,想着万一有机会的话可以尝试和他合作。那个名字维克托已经记不清了,唯有那个撩人的身影依然缭绕着他的心,他曾无数次想象那个小演员真实的长相。

在电影圈里这么多年,维克托不是没有观看过比这种小短剧更为优秀的作品,拥有精湛演技的演员更是数不胜数,可他就是莫名地——喜欢上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演员。

在访谈的时候,他却一不小心就说出了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造型。实际上,维克托对男孩子的他更感兴趣,而不是反串成的女孩。

现在想起来,那男孩似乎跟胜生勇利的名字有点像呢,而且,他发现勇利也是那所学院的学生。

如果真的就是他的话,跟舞台上的他有很大的差别,那说明他的演技足够出色,演什么像什么。虽然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个充满eros的迷人女孩,但见到了这样有趣的勇利,他也觉得很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演技这么好的一个毕业大学生,不去当演员,反而是来经纪公司应聘呢。还真是让人期待呢,我的小助理。

维克托微笑着,他那冰蓝色的眼眸流转着深沉的光芒。


tbc

评论(10)
热度(105)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