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我知道你也是Alpha 07

#原著向abo bug有
#双a预警

07

路明非呆滞地看着屏幕上的字。明明每个字都认识,怎么拼在一起就看不懂了!

他昨晚通宵打了星际。认识路明非的人都知道,他的星际打得很好。昨晚难得有几个算得上好手的挑战者,他尽兴地打了一晚上,快天亮的时候才倒头睡觉。还没睡多久,芬格尔就把他摇醒了。

“师弟!师弟!快起来,诺玛让你看邮件!”芬格尔打着哈欠,估计也刚刚醒来没多久。他昨晚也只比路明非早睡一会儿,不过狗仔的敬业精神让他形成了(比路明非)早起的好习惯,哪知道刚开电脑例行查看邮件,就看见诺玛的加粗大字。内容是让路明非看邮件。

时间掐得刚好,正好是芬格尔打开电脑前一秒,芬格尔不由得感慨了一下诺玛的超高计算能力,连他睡醒并且打开电脑的时候都能准确地计算出来。

废柴师弟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嗅着路明非那抹并不具有侵蚀性,却很有存在感的alpha气息,芬格尔皱起了眉头。

路明非在芬格尔夸张的喊叫中醒来,昏昏沉沉地打开了电脑,戳开了最新一条邮件。本来还半梦半醒,看完之后,他瞬间就醒了。

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楚子航这三个字。虽然假扮omega这件事情也很让他震惊,不过还是跟楚子航搭档更加让人——尴尬!

也不是第一次和楚子航搭档了,上一次他还是任务的专员呢。不过那次完全是由楚子航掌握大权,他就是个挂名的。什么也没干就不说了,还在楚子航的精心安排下跟初恋美少女共进晚餐。

当时感觉也没什么,现在想起来真是尴尬到路明非都无地自容了。

况且,路明非还没有忘记那天晚上的吻。那个冲动的、没有防备的,甚至还有含着潮水般的情欲的吻。

明明什么关系也不是,明明是两个alpha,但他们就这么接吻了。事后,也没有一个让人满意的解释。不管是路明非本人,还是楚子航这样果断的一个人,都在故意回避这件事,就像是形成了一种默契。

跟楚子航搭档,那肯定要独处吧,那该有多尴尬啊!真希望一切都回到最开始的模样,他恍惚地喜欢蜇楚子航——尽管他还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楚子航的,而楚子航也没有说出那几句奇怪的话。或者说,如果那天晚上没有喝酒,没有接过诺诺的酒,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一切了。

作为吐槽役,路明非在看完邮件的几秒种之内,脑子里就晃过了这么多奇怪的想法。当他回过神来,那个相貌精致的小魔鬼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刚才还自觉避开他看邮件的芬格尔,已经不在身旁了。

他所处的已经不是杂乱的宿舍,取而代之的是一处装潢华美的房间。每件家具都泛着贵重的气息,让人都不敢随意触碰,墙上的中世纪挂画显得格外有雅调,而那张铺着黑色的丝绒被的大床没有一点人气,这是一间无处不体现出主人的富裕高贵的卧房。

路明非定睛细看,还看到床边摆着的相框,夹着他和路鸣泽的合照。

其中一张照片上的他笑容满面,确实是他的脸,笑不露齿,微微勾起嘴角,远远望去,总觉得那个漫不经心的笑容有种莫名的高傲——太多的不合理之处他已经懒得计较了,但他清楚地记得他根本就没有和路鸣泽拍过照好么!

没等路明非开口,路鸣泽便微笑着地拉过路明非坐到那张大床上,路明非也任由他,完全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不好意思啊哥哥,我刚才跑业务去了,现在才得到消息。”路鸣泽笑嘻嘻地看着他,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一丝的“不好意思”的羞愧。

“每次你一来就没好事,说吧,这是什么情况。”路明非想起了他已经失去了一半的生命,还有那盒抑制药片,一阵头疼。他很不耐烦地瞪着小魔鬼。

“哥哥都知道了吧,你要伪装成omega去跟——前段时间刚跟你暧昧过的楚子航搭档呢。”路鸣泽笑得很有深意,非常恶趣味地强调了“暧昧”这两个字。

“为什么是我啊?”路明非心累。

学院这么多的omega,为什么要找他一个alpha来执行任务啊。晚发育的alpha也是有人权的好吗!

“Omega太珍贵了,哪怕是比一般的omega要厉害的多的混血种,也不能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路鸣泽缓缓地道出这么一个事实,语气间隐约有种怅然,然而这样的怅然很快就不复存在,他又调笑起来,“而哥哥,你可是个糙汉子,还是alpha气息都是醇香的葡萄酒味的那种,不选你还选谁啊?”

路鸣泽说得理所当然,路明非都被他洗脑了,感觉他说的确实很对。

“那我该怎么做?”路明非期待地看着身旁的小魔鬼,毕竟每当这个时候,路鸣泽都会给他开挂。

路鸣泽的目光原本漫不经心地投在墙上的挂画上,这时候,他侧过头,向路明非绽开了一个纯真得如同天使一样的笑容。

“这次的作弊码——war aint what it used to be,星际里有消除战争迷雾的作用。需要的时候在微信输入,直接喊出来也可以哦。虽然是客户福利,但还是希望哥哥多关照一下我的生意啦。”路鸣泽的英语发音很标准,隐约能听出贵族的傲慢腔调。

“哥哥,你要做出一个选择——你的未来,都把握在你手里,没有人可以阻挡你。”

路鸣泽说完这句话之后,路明非还没有完全吸收,还没来得及问这是什么意思,他就从那个华美的异世界里回到现实。

路鸣泽的声音还在耳畔响着,他逐字琢磨,感觉原本就没睡醒的大脑更加混沌了。

现实中的芬格尔敲击着电脑,问他是怎么回事。

路明非叹了口气,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决定面对现实。鲁迅先生曾说,真正的勇士要直面惨淡的人生。

不就是跟接吻过的对象一起执行任务吗,算得了什么!我可是个勇敢的alpha!

#
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因为要扮演成贵族少爷,他那些趁着打折买的廉价衣服可上不得台面。

趁着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路明非突发奇想,跑去咨询了一下标准贵族恺撒大少爷,想要学习一下他的贵族风范。不知道为什么,恺撒见到他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态度也很奇怪。

恺撒嘛,还是挺靠谱的。他告诉路明非,就是要跩,要中二,不管怎么样都要表现出一副“老子世界第一”的风范。

路明非想了想恺撒平时的样子,感觉非常的对。

剩下十分钟不到,路明非才磨磨蹭蹭地挪到了飞机上。飞机不是特别大,一眼就可以遍观全局。楚子航已经来了,正坐在后排的靠窗位置上闭目养神。后勤部的壮士们都坐在前面,正好跟楚子航隔开三排,给予楚子航一个比较好的独立空间。

数个肌肉男一个接一个跟路明非打招呼,路明非被强大的alpha气息熏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走着走着,离楚子航的位置越来越近,他想着,要不要跟楚子航坐一起啊?专员和副手不坐一起的话,感觉不太好吧。而且他完全对这次行动摸不着头脑,大多数事情是要作为专员的楚子航负责的。

就在他走到楚子航前一排,他还有犹豫。而楚子航似乎已经感受到他了,约莫是信息素的缘故。楚子航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依然收敛地戴着黑色美瞳,眼神里一片清明,丝毫没有睡意。

路明非停下了脚步,有点尴尬。而楚子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这么一来,路明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忍不住紧张地揉了揉鼻头,把手上的小行李放好,坐到了楚子航的旁边。

楚子航也没什么要说的,见路明非坐好之后,闭上了眼睛,像是打算继续闭目养神。

路明非愣了一下,他以为楚子航让他坐旁边是要跟他说任务的事情呢,怎么说睡就睡了。

楚子航像是知道路明非的疑惑,没有睁开眼睛,冷静地说:“行动内容我还在思考,诺玛说你昨晚通宵了,你睡一觉吧,等你睡醒了再说。”

楚子航说话一向简单,突然听他说这么一大串话,路明非还一愣一愣的。

诺玛怎么知道我通宵了,这学院的网络系统还有没有隐私了。路明非沉重地想,幸好没有看动作片,不然就丢脸丢大了。

见楚子航不再说话,前排的后勤部也逐渐进入睡眠状态。睡意突然席卷而来,路明非放松下来,也睡着了。

好一会儿,听着路明非的呼吸变得平缓,楚子航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双温润的黑眼睛隐藏着燃烧的黄金瞳,此时也燃起说不清的意味。

路明非已经沉沉地睡过去了,无意识地把头偏向了楚子航的肩膀,就差一点就落入了楚子航的怀抱里。楚子航不动声色。

没过多久,睡梦中的路明非终于承受不住了,头落在了楚子航的肩膀上。楚子航小幅度地勾着唇,那茶香般的信息素荡漾地逐渐浓郁起来。

如果说楚子航的眼睫毛长而浓密,那么路明非其实也不赖。路明非长着一双杏仁眼,圆圆的,怎么样都看着可爱,而他的眼睫毛虽然没有楚子航的浓密,但显得很秀气。

飞机的灯光及窗口的帘子自动调成了最适合睡眠的模式,光线昏暗,但楚子航的夜视能力很好。他默默地看着路明非好一会儿,才终于入睡。


tbc
终于考完月考了,明天还有一场阳光测试,瑟瑟发抖。
终于一次更新3k了,感觉突破了自我(哭
今天也要求评论和热度w

评论(13)
热度(208)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