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ABO】我知道你也是Alpha 04

#原著向 bug有 勿深究
#双a预警
#ooc属于我
#打个广告,我的维勇论坛文本正在预售,有兴趣点我主页w


04

路鸣泽向来神出鬼没,说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便又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小魔鬼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不过,这么平静的夜晚,也是屠龙者们少有的安详之夜。

晚风轻轻起,吹起路明非凌乱的头发,半长不短的黑发贴在脸庞。

路明非独自饮酒,那颗荒芜的心里也并没有升起所谓的“血之哀”。他从来都是孤身一人,早就习惯了,何来孤独之说。

这酒刚喝下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过了好一会儿路明非已经觉得有些眩晕了。怪不得就连诺诺这个小巫女这么能喝的人都醉醺醺的。送她这瓶酒的凯撒是何居心啊。

老大你想把诺诺标记也要用光明正大一点的手段吧!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恺撒!路明非忍不住想。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电梯门一开,路明非就闻到了一抹熟悉的味道。并不是很明显,但他清晰地知道那是楚子航的信息素。

茶香。

在路明非还不是alpha的时候——他老早就听说过楚子航的信息素味道了,一听说是茶香,他一直都以为会是那种清冽的冷茶味儿,大概是跟他本人一样冷清。没承想,待他真切地闻到了,却发现是那种清甜的味道。

那种味道有点难以言喻,就像是红茶,香醇怡人,有些隐约的香甜味儿。初闻起来,似乎有些涩,醇厚极了,闻久了却觉得甜到心坎。

路明非突然想起,高中时候的那些迷妹们觉得那种茶香很适合楚子航,这岂不是说他本人也像红茶香一样甜吗?楚子航这种面瘫杀胚,跟甜这个字根本一点都不契合吧!

果然是粉丝滤镜啊。路明非晕乎乎地感慨。但是他似乎也觉得很不错?不管是什么样的味道都很适合楚子航啊!就连他一个alpha都觉得很棒!

卧槽不对啊,我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路明非突然慌了。

“明非?”楚子航清冷的声音响起,脚步声渐进。

“嘿师兄!”路明非迅速挂起了一如既往的傻兮兮的笑容,想要掩饰掉内心的慌张。

妈的明明是变成了alpha结果仿佛变成了omega,这种娘们兮兮的想法到底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路明非啊路明非,你现在可是一个alpha啊!

路明非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被酒精给溶蚀了。

楚子航戴了美瞳,在黑色美瞳的遮盖下,隐约的金色流光闪过。他温润的黑眼睛似乎流露出些许疑惑。

“诶——师兄你要喝吗?”见楚子航盯着他手中的酒杯,路明非赶紧献殷勤。

狗腿的本性还在,况且楚子航还是他喜欢的人,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搞懂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他,可是身体里那种alpha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的本能,驱使着他这么做。

“不了,我不喝酒。”楚子航平静地推开了他递过来的酒杯。

“可是我想喝啊。”路明非冒出这么一句话。说出口之后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你自己想喝跟师兄有什么关系啊!

楚子航怔了怔,看着他,接过了他手中的酒杯。

楚子航居然真的接过去了——路明非突然意识到,他刚倒了酒到酒杯里,还没来得及喝楚子航就来了,然后他就顺手把自己喝过的酒杯给他了。

楚子航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师兄,你这样很容易醉的。”路明非纳闷。

路明非因为酒精而转动缓慢的大脑迟钝地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间接接吻吗?

作为万年死宅,连间接接吻都还在的他莫名红了脸,不过在醉酒的状态下,他的脸早就泛红了,况且在夜色下也不太看得出来。

“陪你喝。”楚子航淡淡道,他抬眼看路明非,居然皱起了英气的眉头,“你是因为她才喝酒吗。”

明明应该是一句问话,楚子航硬是用陈述语气,似乎很笃定。

“⋯⋯”路明非这下可说不清了。这酒是诺诺喝不完给他的,可他又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喝的,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只好干涩地承认:“算是吧。”

见路明非承认了,楚子航也没说什么。一时间,空气都仿佛凝固,不知为何两个人之间有种奇怪的气场在流动。

葡萄酒的馥郁甘甜,有种淡淡的酸涩,类似于红茶的香甜醇厚,两种似乎毫无关联的信息素交织在一起。明明都是强势的alpha气息,却因为主人的心意而并不感到十分排斥。

“师兄,你喜欢夏弥么?”

路明非感觉场面十分尴尬,只好硬是找了个话题,结果不经脑子就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了句什么样的话,他差点想扇自己一巴掌。

问这种问题是想受虐么!可是话都说出口了,已然是泼出去的水了,也不好收回了。路明非只好等着被捅刀。

“我曾经以为我喜欢。”

楚子航思索了片刻,给出了这么一句回答。他看着远方的树,像是在看自己的未来。

路明非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他一直以为楚子航这么包容小师妹,肯定是喜欢她的,可是居然是曾经以为?这句话虽短,意思可深刻了。

楚子航侧过头来,注视着路明非。

楚子航戴了美瞳的时候,那双眼睛都温润得足以冒出水来,霸道的黄金瞳并不能被完全遮盖,时而闪现出一些妖冶的金色来。而这双温润的黑眼睛认真地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会有一种——他很在意你的感觉。

路明非也怔怔地和他对视。

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了浓郁的omega香气!那是一种病毒般的情欲气味!

有omega陷入发情期了!

所有alpha闻到那股信息素的时候,同时他们的腺体也接收到这条信息。若是控制力不行的,早已化为野兽一般,奔向传出气味的omega。

这就是本能,他们遵循自己的本能,要追寻这世间的omega。

楚子航一向控制力都很好,被强烈的本能却牵制也依然稳住了自己。但是路明非是一个晚发育的alpha,他几乎是闻到信息素的一瞬间就被动发情了。

他想要赶到那个发情的omega身边!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可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他可不想化身为野兽奔向另一个人。该死的!明明是因为楚子航才性别分化的,怎么会对别的人发情!

被酒精和本能侵蚀的大脑好不容易想起,路鸣泽给了他一盒抑制药片,他颤抖着想要从裤袋里掏出来。

他还没把药片拿出来,就被人吻住了。

楚子航一手扣着路明非的后脑勺,一手抱紧他的腰,狠狠地——吻上了他。

卧槽!

路明非大脑一片空白,只余这一句脏话。

强烈的alpha信息素在相互排斥,葡萄酒味和红茶味强硬地搅合在一起,然而楚子航完全不顾,自顾自地亲吻路明非。

楚子航为什么吻技这么好???


tbc
接吻了!妹子们来点个热度来评论呗!

评论(29)
热度(266)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