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楚路ABO】我知道你也是alpha 03

#原著向abo 勿深究 bug有
#双a预警
#ooc属于我
#本章过渡
#填完这个再填维勇 应该很短 我的维勇论坛体文本正在预售 有兴趣可以戳我主页哟

03

鉴于楚子航的身体状况,学院直接把两人带回了芝加哥。

路明非死狗一样打开了宿舍门,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的芬格尔敏锐地闻到了陌生的信息素,猛地一转头才发现是自家废柴师弟回来了。

为自己的感情问题沉重地思考了一路的路明非麻木地抬起手,刚想跟久别的芬格尔打个招呼。

只见芬格尔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路明非的一句“好久不见师兄我回来了”还没说出口,芬格尓就悲愤地指着他:“师弟,说好的——感觉这辈子都不会进行性别分化就算分化了也是omega呢???”

听到芬格尔这么说,路明非愣了愣,非常无奈地瞪了他一眼,脱掉鞋子呈大字状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怪我咯。”

我也没想到我会是alpha啊,而且还是因为楚子航才觉醒。

“诶——”本还一脸悲愤的芬格尔突然露出了狐疑的表情,闻着路明非身上传出来的气味,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师弟,你的信息素怎么闻起来像是葡萄酒,还有点该死的——奇怪?”本想说有点该死的诱惑,但是他及时停住了。

怎么说呢,真不愧是废柴师弟,虽然变成了alpha,信息素却跟omega有些类似。就连他一个本该会对同类产生排斥alpha都觉得诱人,而不是嫌弃。芬格尔一边感慨,一边把视线转回屏幕,继续敲键盘。

“你才奇怪!”路明非受不了地抱怨着,一进屋就闻到了芬格尔身上特有的德国大餐的混合气味,要不是实在没心情,他都想马上打电话叫宵夜了。

“师弟啊,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有些人只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才会性别分化么?”芬格尔头也不回,发出了这样的提问。语气平淡,却没有一点八卦的意味。

路明非没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不是知道这个,他也不会这么烦恼了。喜欢上一个根本就不可能的人,而且,因为这个人,他成为了自己也没有料想过的存在。

“师弟,加油啊。”芬格尔难得没有八卦,也没有问他那个人到底是谁,只是自顾自地敲键盘。一向喜欢搞事情的芬格尔居然会这么冷静地鼓励他。路明非想,芬格尔是不是已经猜到了,所以才这么淡定。

不过,也许不会有人知道吧,他喜欢的人居然不是他一直所仰望的御姐小巫女,而是那个更加遥不可及的闷骚杀胚。

困得要死的路明非陷入了黑暗,意识里最后一个画面,是那天和楚子航共枕的夜里,窗外月光洒落在楚子航的脸上,对方俊美的脸庞有着完美的五官,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抖动,落下一小片阴影,那张总是紧绷的脸显得格外温和。

路明非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替那些迷妹们实现她们的愿望——在这样平静的夜里,静静地数楚子航的睫毛。

仿佛楚子航是他相恋多时的情人一样,唯有这个身份,才可以在夜里尽情地细数他细长浓密的睫毛,为他所倾倒。

无论爱与不爱,记忆中的他都一直在这里。

掌握了第一手消息的狗仔芬格尓以非人的手速发布了新的帖子。
一个不起眼的帖子瞬间被刷红,拥有着版主特权的新闻部部长顺便心机地置了个顶。

【置顶】惊爆!s级废柴路明非觉醒为alpha!

半夜时分,世界各地的混血种们都集中在这个时间段刷帖消遣,帖子瞬间被点爆,无数人震惊了。


从来没有人觉得路明非会是一个alpha!


有人挖出了一个陈年老帖,那是一个赌局,赌的是路明非如果性别分化了,会变成哪个性别。由于大多数人都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觉醒了,这个帖子也比较冷门,赌的人也多数压的是omega,其次是beta。可是,在这时有人发现了那个受人瞩目的用户名“村雨”居然下注了alpha这个选项,也是唯一一个下注了这个选项的。


楚子航一直都觉得,路明非会是alpha,一定会。

那天过后,路明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楚子航了。并不是刻意回避,而是他一直宅在宿舍里,就连饭菜都是好不容易拜托零给他带的,他不想面对其他人的指指点点,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他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五官精致的俄罗斯美人翘起细长的眼尾,平静地注视着他好一会儿,路明非都要放弃了,她才点了点头。

废柴师兄就不用指望了,两个人都跟废狗一样沉迷于电脑。他不由得想着,没有了小龙女,感觉少了很多乐趣。可是一回忆起那个轻快如风的女孩,他又想起了楚子航。

感觉人生一片黑暗。

是夜,又是一盘星际争霸,对手佩服地打出GG,赢家路明非退出了游戏。

他看向屋内的另一个人——芬格尔无时无刻奋斗在新闻第一线,不知为何,突然想出去走走。

说走就走,路明非跟芬格尔说我出去散散步,得来对方一个头也不回的挥手和一句话:“记得给我带点宵夜啊!”

走出宿舍门,路明非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了。他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嗯,肚子也不饿,至于芬格尔的嘱咐——就当做没听见吧。

路明非进了电梯,想上宿舍顶楼吹吹风。电梯门刚一开,他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似乎带着些醉意:“这不是李嘉图吗?”

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他曾经喜欢的深红色长发的高挑女孩,她的手里拿着个装着半杯酒的高脚杯,身旁站着面带微笑的黑色短发女孩,同样拿着酒杯,这么看过去,俨然是一幅月下对饮图。

“打扰了师姐!我我我先走了!”路明非尴尬地看着她们,刚想按电梯下去。

“别走啊,凯撒不知道从哪里给我带的酒,我和我家妞喝不完了,便宜你了。”诺诺快步走过来,速度拿起放在地上的酒瓶递给他,还附带了几个新酒杯。虽有些醉,她脚上蹬着一双高跟鞋,但还是走得很稳当。

“谢谢师姐!”路明非受宠若惊,这酒瓶一看就是高档货,肯定是凯撒特地给诺诺挑的,就这么给他这个不识货的喝,还真是浪费啊。

“很久没见到你,还真的变成alpha了,恭喜你啊师弟。”因酒而两颊绯红的诺诺笑了笑,看上去很是真诚。

路明非也曾经幻想过诺诺的信息素的味道,到了今天,他闻到了她身上夹杂着酒味的浓烈的玫瑰花香,他似乎也没有心动的感觉了。

“我们先走了。”苏茜拉过醉醺醺的诺诺,对他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

路明非往栏杆的方向走去,那边的电梯门快要关上了,诺诺却突然大喊:“李嘉图,要加油啊!喜欢就去追,你可是我的小弟,不要丢师姐的脸!”

路明非呆滞地回头,却只看到了关闭的电梯门。天哪,连诺诺都知道他喜欢楚子航了吗?不对啊,她是怎么知道的!


路明非迷茫,给自己倒了杯酒,刚抿了一口,余光注意到身旁出现了一个小男孩。

是路鸣泽。

“你是要吓死我啊!”大半夜的,这小破孩突然冒出来,吓得路明非差点把酒杯给摔了。

“抱歉啦哥哥,我们搞业务的都是这样的啦,神出鬼没才能抓紧业务啊。”路鸣泽也不生气,自然地勾起了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

“滚滚滚,别打扰我喝酒。”路明非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哥哥,我今天可是来给你带礼物的,作为长期客户的福利哦。”路鸣泽神秘地从身后拿出了一盒包装精美的药片。

“这是什么?”路明非好奇地问。

“这是alpha抑制剂,对哥哥你这种晚发育的小处男最有效了,防止被动发情哦。”路鸣泽用一张稚嫩的脸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路明非深感不适。

“我又不是那种会随便发情的人。”毕竟我喜欢的可是alpha啊。路明非这么想着。

“总会有用的。”路鸣泽把东西交到他的手里,还对他俏皮地眨了眨眼。路明非也只好接过了,对于一个刚觉醒的alpha来说,带着这样的东西也比较保险。

“哥哥,你要记得——你爱的人,无论是omega还是alpha,都终将属于你。”容貌精致可爱的小男孩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这么说着。

“⋯⋯为什么?”

“因为——我们拥有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何况只是一个alpha。


tbc
玛雅累死了,一个过渡章吧,居然是没有楚子航的一章。
重温龙3,求问有没有大大写过楚路旗袍play,好想看哦!

评论(12)
热度(226)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