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维勇】是送你的花 (下)

#总裁维x花店小哥勇
#短篇小甜饼
#一见钟情梗 比心
#ooc属于我
#维恰生日快乐!!!!前文戳头像。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那位长相俊美的俄籍上司隔三差五就会给女员工们派花,不管是清洁大妈还是年轻的职员们都无一例外。
原本孤傲的王,渐渐来到人间。
今天是圣诞节,一向工作严谨的上司宣布了提前下班。他带着满满的笑意离去。

*
胜生勇利是一个不怎么过节的人,跟维克托认识的半年多,就连自己的生日都是维克托提醒才想起来的。
这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里,勇利心底的懵懂情愫的萌芽并没有被无情扼杀,甚至几乎茁壮长成一棵小树。

如果维克托没有恋人的话,他大概早就沦陷了吧。一直以来勇利都没有见过维克托的恋人,有时候也会想会不会是他误会了什么。

但是想到初识的时候,维克托分明心有所属。担心被维克托看出了他的心思,勇利也一直没有去问个明白。

他们两个一直以朋友的模式相处,像认识了数年一样融洽。
有时候勇利发现维克托会用一直难以形容的目光注视着他,那双色调极冷的冰蓝色眼眸却意外的布满了温柔,甚至是宠溺。


这几天生意突然好了起来,男客人扎堆地来光顾,仅仅次于情人节的盛况,勇利才意识到圣诞节要到了。

意识到这一点,第一反应就是要给维克托买什么礼物。
在一个月前他生日的时候,维克托带他去俄罗斯旅游,以此当作是生日礼物。
早在平安夜前,维克托已经约他圣诞节一起过了。虽然勇利觉得很奇怪,即使是不爱过节的他都知道这个节目对情侣的重要性,但还是一口答应了。

直到平安夜这晚,生意好到几乎把花店扫荡一空,勇利忙得不可开交,赶在商店关门之前匆匆跑去选购。
路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余光一瞥,勇利停住脚步,犹豫片刻,还是走进去了。

他一眼就看中了那枚款式简朴大方的铂金戒指,想了想决定要买一对,如果只买一个的话感觉维克托会误会。维克托的手指尺寸他大概是知道的,然而关于他的恋人,勇利一无所知。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迷迷糊糊地刷卡签字、听着店员笑着说“祝您幸福”之后,勇利出了门,打开盒子才发现另一枚戒指他居然报了自己地尺寸。
我到底在幻想些什么啊。
他苦涩一笑,看着那对在月光下也闪闪发亮的戒指,只希望维克托不会留意到。
“维克托……”

*
在去勇利家之前,维克托到对街的花店订了一束花,至于这家店貌似是勇利的对头,他选择性遗忘。
因为是维克托的生日,勇利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维克托喜欢的料理。

听到门铃声,勇利赶紧到玄关去开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天的维克托更有魅力了。

勇利默默地按耐住心里的悸动,笑着迎接今天的寿星。

“Merry Christmas!勇利!”维克托笑出了一张心形嘴,一把搂住勇利的腰,不动声色地顺带揉了一把他的小肚子。

“Merry Christmas.”然而,被维克托灿烂的笑容迷惑的勇利毫无被吃豆腐的意识。

*
两人一起洗碗,勇利突然说:“对了,我给维克托准备了礼物。”
维克托听到这句话,马上扭头看勇利,得到确认的眼神,立刻摘掉了手套,顺势也把勇利的摘掉。

勇利无奈:“碗还没洗完呢。”侧头对上了维克托充满期待的目光,勇利也只好妥协了,走进房间拿礼物。
想到自己准备的礼物,勇利有点心虚。把礼物递给了维克托,他的心忐忑得像是在打鼓。

维克托低头拆礼物的时候嘴角带笑,看到品牌他已经心有所感了,真正看到礼物的那一瞬间,他眨了眨眼,不能相信是真的。
直到确认了真的不是幻觉,他打开了另一个盒子,更是说不出话来。
是一对一大一小的对戒。


“勇利……”维克托抬头,直直地看着勇利,勇利这才发现他的眼眸里满满的惊喜。

“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另一枚,”勇利顿了顿,“是给你的恋人的。”他低下头,眼神躲闪。

维克托一脸懵。是听错了吗?他的日语还没有差到连“恋人”都听错了吧?
他突然解开了很多谜题,很多次他差点抑制不住自己,差点对勇利告白的时候,都被勇利轻巧地绕开了。

他以为勇利不喜欢他,原来是因为勇利一直以为他有恋人了。
这个误会,从何而起,他好像也知道了。

“真是笨蛋。”维克托差点被气哭了,眼泪汪汪。
“维克托?”勇利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门铃却响了起来,勇利起身去开门,就被维克托一言不发地拉住了,他走向了玄关。

维克托硬生生地把眼泪逼了回去,他想,他的花到了,他要让小猪知道他真正的心意。
勇利心里急得不行,挫败地思考自己刚才的话到底怎么了,居然让维克托哭了?

“勇利。”
听到维克托的声音,他抬起头来,入眼却是一束粉嫩可爱的花。
是粉蔷薇!

维克托向呆呆地望着他的勇利伸出手,一只手抱着花束,一只手把他拉了起来。
他把花束交给了勇利,茫然的勇利不知所措地抱着这束粉蔷薇。

只见维克托单膝跪下,举起那只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走的戒指,而且还是小了一圈的那枚。
他认真地望着勇利。

“我,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在这里起誓,今生将爱护并珍惜我的心上人胜生勇利。”
“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恋人,我们之间的误会我会慢慢为你解开。”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胜生先生?”

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眸里,满满的,只有胜生勇利一个人,从来都是。

勇利哭笑不得,有太多想说的但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他说:
“我愿意,尼基福洛夫先生。”
维克托为他戴上了戒指,诚挚的,在戒指上吻了一口。
*
“生日快乐,维克托。”
“谢谢,”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在对方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作为谢礼,这是送你的花。”
这是送给你的,全部的我。

*
“碗还没洗完呢!”
“太过分了维克托!明知道他们家是我的对头,还去他们哪里买花!而且那是我买的戒指!”
多年后,勇利回想起那一幕,忍不住吐槽。
“好啦好啦,圣诞节快乐,小猪。”维克托狠狠的吻住了还在喋喋不休的恋人。

END

评论(7)
热度(249)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