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染

用爱发电

【楼叶】《你被我承包了》

 
 

#楼叶

#算是原著向吧上个学期写的 老梗了

 
 
 

#ooc抱歉

 

 

楼冠宁打开电脑,点进一个新建文件夹,大大小小的文件整理得就连强迫症都会非常满意。无一不是兴欣的比赛视频,更多的是标注着君莫笑的赛事。美其名曰是观摩,实际上他的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着那个满身杀马特搭配的散人。

 

“叶神。”他一声轻叹,眼眸里是毫无掩饰的爱慕。

对叶修的,深深的爱慕。

 
 

叶修再次退役,依旧没日没夜地泡在荣耀里。有时楼冠宁空闲下来时,也会跟着叶修一起抢boss,偶尔会和叶修不冷不热地聊这些什么。

无数次他有话想说出口,却又始终不敢。毕竟那可是叶修啊,那个站在荣耀最高处的叶修,永远也不可能接触得到的叶修。

 
 
 

 

过了一段时间,叶修担任国家队领队带领众位出色的职业选手们出征。

在这段叶修不在国内甚至没带账号卡的日子里,楼冠宁实在是想叶修想得慌了,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君莫笑暗着的头像——其实一个歪歪扭扭的黑色笑字亮着和暗着也没有区别。那个笑字,就像是叶修的万年嘲讽脸。

 

斩楼兰:叶神

君莫笑的头像依然白底黑字看不出是否在线,回复却光速般来了。

君莫笑:怎么了,小楼


 楼冠宁不知怎的有点紧张,我想告诉你,我想你了。但是说出来叶修也不会信的吧,楼冠宁苦涩一笑。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叶修,楼冠宁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叶修的头像,就仿佛——看着叶修。


谁知道,叶修见他没有回复,又发来了一个消息。

君莫笑:想哥了吗?

 

楼冠宁心头一悸。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在做梦?第二反应——叶神被盗号了?转念一想,又忽然明白过来,叶修又是在逗他的吧。

斩楼兰:叶神别闹!

 

他踌躇好了一会儿才又发过去。

 斩楼兰:我是想问,赛事怎么样了?

 君莫笑:有我在,冠军妥妥儿的

 斩楼兰:也是。有叶神在,这是必须的。

 
 

回复之后,叶修也没有回复,又是一次不知名的沉默。

 君莫笑:小楼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你说呢,只是我怕你不愿意听。楼冠宁郁闷地想着。既然叶神都问了,那就装个傻吧。

 斩楼兰:啊?

 君莫笑:^_^

 
 
 楼冠宁愣住,他有些捉摸不透叶修的想法。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让他莫名地坚定了一个想法。于是,穷得只剩下钱的楼土豪大大打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

 
 因为叶修是个万年不用手机星人,他打给了苏沐澄。

 很快,电话里传来苏沐澄甜美的嗓音:“喂?楼壕?找叶修吗?”

 见苏沐澄直白的话语,楼冠宁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对叶修的心思有这么明显吗。但是,要是他表现的很明显的话,叶修又怎么会看不穿呢。想到这里,楼冠宁又一头扎进死胡同里出不来了。

 楼冠宁:“是的,麻烦了。”

 “不麻烦。”苏沐澄轻笑了一声,又小声地自言自语,“他还巴不得你去麻烦他呢。”

 
 这句话说的太小声了,苏沐澄又把手机稍稍拿远了,只隐约听见对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楼冠宁根本没有听清,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没什么没什么。”苏沐澄那边传来轻微的开门声。紧接着,楼冠宁听见了叶修懒洋洋的声音说着:“沐澄?”

 许久没有听见叶修的声音了,心猛地一跳。心跳瞬间快的不像话。

 
 “找你的。”他听见苏沐澄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调皮。

 “咦,小楼?”大概是看到了屏幕那边显示的联系人名字,叶修听起来有点诧异。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还隐隐地带着欣喜?

 “叶神,是我。”楼冠宁深呼吸了一口。

 “嗯,小楼啊。”叶修的声音含着不知名的笑意。

 楼冠宁的手心紧张得冒汗,他的喉咙有些干涩,几乎说不出话来。

 “叶神。”开口的嗓音低沉沙哑得让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在。”对方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显得格外慵懒,也格外好听。

 
 
“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楼冠宁咬着牙,终于是说出来了,“我想你了。”

 说出来的那一刹那,楼冠宁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心里却是全所未有的释然。那种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的感觉,让楼冠宁莫名地轻松。

楼冠宁在心里默数,等待着叶修出声,等待着判决书的到来。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

 

叶修终于出声了,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惊慌:“小楼。

 楼冠宁心头一紧。

 却没承想,叶修笑得风轻云淡:“你们土豪都这么直接吗?”

 楼冠宁:“……”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又说:“你的荣耀打得不够好。”

楼冠宁都快绝望了这是要拒绝的前奏吗?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了,但还是很难过啊。他刚想说点什么,又听见叶修不紧不慢地说着:“没关系,只要哥打得好就够了。”

 “?!”楼冠宁duang的一下满地回血!感觉都快要停止跳动的心又剧烈地跳得飞快。

 

“你不说话的话我可就反悔了。”

叶修一贯的嘲讽笑仿佛浮现在眼前,楼冠宁掐了自己一把,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听叶修这么一说,他赶紧出声:“叶神,别反悔!”

 
 
 楼冠宁听着叶修又是一声轻笑,一个念头在脑海浮现。

“叶神,你在苏黎世哪个酒店?”

 “啊?”叶修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过了好一会儿,估计是去研究酒店名字了,他才漫不经心地回答楼冠宁:“好像是XX酒店。”

说完之后叶修才突然想到什么,“等等,小楼你要干嘛?”

 叶神,等我!”说完,楼冠宁飞快地挂断电话。急匆匆地召唤了自家的私人飞机。

 

……

 

叶修睡眼惺忪地打开了门,还没等他看清来者是谁就被对方紧紧拥住。

 
“叶修,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被我承包了。”楼冠宁笑得灿烂。

 

 

Fin

 
 
 


评论(6)
热度(117)

© 栀染 | Powered by LOFTER